大連市第一中學

2019年2月8日 星期五 11:1 您當前位置:首頁 >> 班主任工作 >> 梨花又開了

班主任工作Class teacher

梨花又開了

2015-05-15  韓 旭  閱讀:7791次

 

又是一年春草綠,校園的梨花在春風中綻放著。望著窗外那滿樹的花朵,心頭驀地現出一張少女的臉,那是我已畢業的學生月,現在正在某重點大學讀書。
往事如煙,浮上心頭……
   “下課!”鈴聲與我的話音同時響起,同學們紛紛起立,享受這快樂的十分鐘。我無意一抬頭,正看到一對同桌——月和博。月揉著眼睛,嘴里嘟囔著“進沙子了!”,而博則關切地望著她,那眼神——我的心一動,莫非……不行,我得找機會探探虛實。
    第二天我的課上,正好該查作業,查到博,發現他的作業本上先寫的是鵬的名后改成自己的,顯然是從鵬那里借用的。我靈機一動,說:“博,你小小年紀怎么這糊涂,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不過即使寫錯,也該寫月的名字呀!”我故意頓了頓,看著兩人的神情,發現兩人的臉紅了,又都偷偷地瞥了對方一眼,就接著說,“因為她可是你的同桌,是你最熟悉的人啊!”同學們大笑起來,以為我不過是慣常地逗他們開心。而月和博也同時長出了一口氣——看來他們之間的確是有點問題了。
    晚上,我的夜課,望著下面的張張笑臉,我說:“今早上班時,我看到一件事,想和你們說說。”同學們靜靜地等待著,“我剛一下車,就發現前面一個中學生模樣的小女生和等在站臺上的一個小男生手牽手走了。那自然而然的氣度比我和我女兒他爸牽手還從容!”同學們哄堂大笑。待笑聲過后我很嚴肅地問:“同學們,你們是笑他們不應該呢,還是笑老師迂腐?無論如何,我還是想和你們說幾句心里話。十六七歲的花季,情竇初開,喜歡和異性交往,這是一種很美好很純潔的情感。聰明的人會把它藏在心底,否則……同學們還記得學校的那棵梨樹嗎?去年秋天,它曾開了花,可結果呢,一場寒流凍凋了它所有的花朵。不僅如此,今年秋天,那棵樹的果實少得可憐!為什么?就是因為那花開得不是時候呀!它違背了自然的規律。而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如果不順著生長的規律,只會傷了自己,當然也會傷害對你寄托殷切期望的人。”同學們靜靜地聽著,只是月和博有些局促。我話鋒一轉:“還好,咱班的同學認識都比較到位。這讓老師很欣慰!那么就讓我們到該開花時再開花,怎樣?”“好!”下面一片應和聲,月和博的唇也翕動著。
    第二天下午,我乘勝追擊,先請出了乖巧可愛的月。“最近,老師發現你和博走得很近!”我單刀直入,她一臉慌張:“老師,我們……我們真的沒什么!”“我當然知道你們之間很純潔!只是,我覺得博有那么一點點喜歡你。而你……我怕發展下去,結果會不太妙。所以把感覺告訴你。”“老師,我……有時我也不知該怎辦!”我們同時陷入沉默……“這樣吧,我先問你一個問題。你是想繼續還是想放棄?想繼續就保持沉默,想放棄就點頭!”長長的沉默,我在沉默中緊張地等待著。終于,月點了點頭。“那好,請你先聽聽我的想法,看對你是否有幫助。當然,你有權選擇同意或不同意。第一,你要對自己的決定有信心,不斷給自己積極的心理暗示:‘我現在一定要把全部精力放到學習上,因為兩年后我想上理想的大學’;第二,你要避免單獨和博在一起的機會;第三,不要回應他的任何暗示——如果他有暗示的話。我能為你做的事是把你們的座位調開!”我一口氣說完,靜靜地看著她,等待著她的抉擇。她一臉凄惶,我清楚她內心的掙扎!可是我的內心何嘗不是波濤洶涌:“孩子呀,不是我不解風情,實在是為師的責任重大。你現在還太小!與其說是喜歡這個人,不如說是喜歡自己的幻想!所以,我只能這么做。”終于,她開口了:“我愿意試一試。你把我們調開吧。”“那用不用我再找博談談?”“不用了,我自己來吧!”我攏了攏她額前的短發:“好吧!”
    下午我找了借口,調了幾個人的座位。當然,主要是為了把月和博調開。
    最初的幾天過去了,兩人之間看似風平浪靜;半個月過去了,我發現兩人都很沉默,但似在有意回避,關系有些尷尬;一個月過去了,兩個人的關系趨于正常!我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了……
   “當、當、當、”隨著清脆的敲門聲,我的思緒被拉回了現實,望著走進來的這張朝氣蓬勃的臉,我不禁莞爾:“多可愛的孩子呀,你們可知道,有時候你們眼里的一件小事,老師費了多少心思?!”
乐赢彩票 大象彩票 | 256彩票 | cpcp彩票 | 大乐透赢彩票 | 千赢彩票 | 679彩票 |